一分快三 >科教 >优秀作文选登

故乡的“年味”
时间:2019-02-01 15:02:57 来源:岳阳日报

  雨,仍在低低的青云中酝酿挥洒着,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迹象。原本白干的水泥路一点一点被侵染,雨到之处,竟都散发着些许故乡青石板路的韵味。

  又一年的春节将至,这雨雾都挡不住的是故乡家家户户热腾腾的年味,和游子止不住回家的步伐。总听人说,这日子越过越红火,可这年味,怎就越过越淡了呢?估摸着是个城里人的一面之辞,不回到世代养育你的乡村土坳中去,又有何资格在钢筋混凝土中抱怨消逝的年味呢?

  快步走在回乡的小路上,虽说这濛濛的雨雾并没有停下的意图,但仍是没能掩住家家户户门上贴着的喜庆的红春联。一家门口贴上一点红,左右邻居聚成一抹红,一个村庄就连成一片红,这红色,可就像那已架上弓的箭尾红羽,又如执在手中长矛的红缨,直勾勾地,倏地一下让人感受到摄人心魂的“年味”来了。

  雨雾中的天地间本应是安静的,孩子大人们却不打算消停,这才进小年,鞭炮声就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。因为这丘陵的曲折和绵延,则更添一分热闹与生机。似是春回大地,北回候鸟的叽叽喳喳,也似满坡杜鹃映得一山的红,还似冰封河水的化冻,反正是一切生命力的东西,都被这噼里啪啦的鞭炮给唤醒。

  记得在云溪沟,放过炮的纸,人们并不急着清理的,这叫要留住财、留住福。放眼望去,各家各户门前都是怒放的春意,和浓浓的年味、福气。孩子们独独偏爱这片花丛,刚拿完红包的胖手在红纸屑中穿梭,找并未恪尽职守地鸣叫的“漏网之鱼”。那未炸响的炮竹引线变得极短,一点燃,半路中炸响,满耳都是嗡嗡的回响。虽然有些危险,但孩子们仍是乐此不疲地一代代重复着。

  依着本家传统,年饭是在中午。午饭前,各家各户都得放上一挂鞭炮,阖上大门围坐在一起。桌上摆着四套餐具与小酒,但这时是不能动筷子的,家人们要对着堂屋外喊上一句:“祖宗嗲嗲们,回来吃饭咯!”大家都那么候着候着,仿佛眼前的好光景会带来逝去已久亲人们的团圆和祝福。这餐敬祖饭过去,才是我们家人的年饭。照例是有腊肉、藜蒿、萝卜丝儿的,其他的菜再美味也只能算是它们的陪衬。饕餮盛宴,总是会持续很久。须等到最后一个人放下碗筷,方才能大开堂屋门,又得冲着外面喊上一句:“开财门,迎财神咯!”语毕,又是一串鞭炮引来孩子们惊喜地尖叫。

  除夕下午一大家人排着队洗年澡、晚上的守岁和发红包、放鞭炮,大年初一早晨的糖水泡阴米花、挨家挨户地拜年、还要上山给老祖宗们上坟拜年……都是巴陵云溪的四屋给我留下的对于初春,也是此后的十六年里的最深的“年味”印象。

  又一个除夕即将来临,走在回四屋路上,回味着接年鞭炮唤醒的清晨。

  湖南农大学子 卢言欢


(编辑:李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