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分快三 >一分快三 >星空

星空下 | 来自异国的思念
时间:2019-08-02 11:38:03 来源:岳阳日报特稿部

截图20190802115101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图为日本荒川河雪景

  2018年9月,我辞去上海的一分快三,来到日本东京MANABI外语学院研修日语,MANABI是日语“学习”这个动词的读音。相差一个小时的时差对我并没有太多的不适,10月12日开的学,转眼间,一个学期就过去了,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,勤工俭学虽然有点累,但期末获得“优秀学生”的认定证,让我觉得汗水没有白流,觉得这份用心还值得。

  要说东京冬天的特点,可能就是不下雨吧,一旦要下,就是下雪了,这让我想起老家的冬天,听说2019年元旦下了一场难得的瑞雪,看着爸爸写的散文《赏雪》和诗歌《我是雪》我仿佛回到了老家的晒谷场,回到了岳姑山下的小山村,听到了闺蜜们玩雪的嬉笑声。

  站在东京的任意一个地方,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居民区,在繁华的东京23区(相当于北京二环以内)当中却有一个具有地道日本风情的地方——荒川。这个地方离学校并不远,沿着平井地铁站一路走,到达荒川河边就是棒球场了,也就到了荒川广场。

  一路走来路人都是稀疏的,路上特别的干净,显得十分的恬静。与密密紧凑的一户建相比,走上堤坝,放眼看开,那是另外一番景象了。首先难得是在23区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还能见到如此广阔的草坪,这里有人跑步,有人遛狗,有老爷爷聚集聊天。由于放假,没有打棒球的高中生,所以这么大块草地显得大材小用,就算目前有这么多人在里面,看起来也很稀松。广场边上几棵不知名的树冷冷地挺着,树下围着一圈石头,像是陪伴它的孤独。我爬上广场边上的滑梯,滑下去的刹那让我荡漾起了幼儿园时的欢笑,只是没有笑得儿时的纯真与灿烂!

  荒川河是流经埼玉县以及东京都,注入东京湾的河流。属于一级水系的本流,并被指定为一级河川。作为水系,全长173公里,面积2940平方千米,御成桥附近的河宽为2537米,是日本最大的河川。

  站在荒川河边,让我想起家乡的长安河,长安河没有这般宽广,但是,树比这儿多,人比这儿多,来往河边的车辆比这儿热闹,晚上的灯光比这儿更流光溢彩。这儿的河边偶尔也能见到家乡的柳树,在冬风中摆动着光溜溜的柳枝,虽然婀娜,但缺了绿叶,少了几份生机与诗意。河边几根腐烂得差不多一人高的木桩孤零零地立在沙滩上,斑驳的身躯显示着它的经年与坎坷,它们默默地守着荒川河,默默地听着荒川河水的拍打声,默默地望着荒川河涌来的一排又一排的波浪,如同我一样孤独地站在河边。不过那个河水是真的很蓝,很好看,也很温柔的样子,连波浪都是轻轻地拍打着,生怕打碎了这片诱人的宁静。水边的野草枯萎了,倒伏了,唯独一丛丛芦苇还傲然站立,还有一丛开出一朵朵白白的蓬松的花来,如同一面面小旗在向汩汩流淌的荒川河致意,极像老家山坡上的“芒花”。我真希望这荒川河水连着家乡长安河的河水,能让我闻到家乡的味道!

  这时,虽然有冷风,但是心情很明朗。可能是从全是房子的地方突然换到开阔的地方,眼睛特别的舒服。这时,一缕阳光投在我的身上,把我的身影拉在鹅黄的草地上,很长很长,这片草地非常平整而干净,好像一场鹅黄的毛毯,踩上去松软松软,还略微带些弹性,像踩着人的肌肤,相当的惬意!望着跑步、遛狗、聚集聊天的人们,这也让我想起了国内大学的足球场,想起了在足球场看书聊天的岁月。虽然东京目前还是有太阳,但是傍晚的风吹过来还是很冷的。我一踩上草坪,就不太想早早离开,于是一路从平井地铁站来到平井大桥,溜达到了棒球场三分之二的地方才重新上堤坝回程。

  远处的平井大桥横跨在荒川河上,桥上车辆川流不息,桥下荒川河的波浪还是一浪接一浪,只是车辆比波浪走得更为匆忙。东京的道路是不限速的,摄像头也很少,更不用说交警了,但日本交警处理交通事故的效率却很高。桥后面那个信号塔是天空树,它高高的耸立,如鹤立鸡群,晚上塔内的灯光有时五彩缤纷,学校附近都看得到,就跟上海的东方明珠塔差不多。

  任凭荒川河的水轻轻地揉搓,任凭荒川河的风慢慢地吹拂,任凭夕阳悄悄地隐去,我的思念却不会消失。相反,看着一排排靠近我的波浪,踩着松软的略带黑色的沙滩,我仿佛听到了家乡河水的声音,仿佛乘着小船徜徉在家乡的长河里,仿佛闻到了老家年夜饭沁人心脾的肉香!

  互动感言

  这是我2019年获得的一次意外惊喜!家乡的温暖是我漂泊的最大动力与依靠,虽远隔重洋,但我并不孤独!我将会以此为契机,将我的人生翅膀添加一根绚丽的羽毛,让写作陪伴我远行!有文学为我的旅途放声歌唱,我的人生将会更加美好与充实!

(编辑:黄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