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分快三 >一分快三 >名家

市井杂谈 | 岳阳的早餐
时间:2019-08-07 10:34:03 来源:岳阳日报特稿部

截图20190807104013.png

       我们平常喜欢说,开门七件事:柴米油盐酱醋茶。这都是围绕一个字:吃。

  今天说早餐。

  我在四十多年前来岳阳,那时的人家里都穷,吃的比较简单,早餐更单一,一般就是吃剩饭,大一点的单位食堂里卖馒头、花卷、稀饭。岳阳饭店有豆皮,巴陵面馆里有面条,经济面(又叫光头面)八分一碗,肉丝面一角八分,最好的三鲜面三角四分一碗。还有几家小店,卖包子、油条、豆腐脑、葱油饼、包面之类。

  我曾在炮台山地委院里住了一十七年,开头几年的早餐都是在机关食堂里买的,直至八十年代,才见炮台山宾馆大门边开了一家早餐店,专卖米粉面条。一块钱一碗,女老板姓胡,老家湖北监利的,说话和气,待人热情,加之整条炮台山路就她一家,别无分店,故而那店的生意很火。没多久,米粉价涨到一块二一碗,很快一块五、两块……再后来,胡老板的米粉店关门了,人也不见了,一打听,她已越过英吉利海峡,去了大英帝国。

  几年以后,岳阳街上的米粉店就遍地开花了,并取代了传统的油盐饭、酱油饭以及甜酒油条之类,成为市民早餐的主打产品。

  时隔三十多年,岳阳街上的米粉店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:


截图20190807104228.png

 一是品种越来越多。早餐店里,单独经营米粉或单独经营面条的极少见到,一般情况下,都是二者兼营。就米粉而言,有机制粉、手工粉。机制粉里又分纯米粉、红薯粉、绿豆粉、精粉丝等。面条的名堂就更多了,做法上,也有机制和手工之分。再往下分,有宽面、窄面;有鸡蛋面、土豆面、荞麦面等等。陈克明的面条可谓红遍全国,“一面之交、终生难忘”的广告词妇孺皆知,可爱挑剔的岳阳人,似乎更钟情于湘阴、平江的手工面。这里我要特别谈到的是南湖宾馆,他们专门引进了一套米粉生产线,从选材、制作上严格把关,生产出的都是放心米粉,特受客人欢迎。我想买回家自己做,可惜相隔太远,只得作罢。

  二是做法花样翻新。别看小小的一碗米粉或面条,其做法也是多种多样,各有千秋的。

  米粉:最常见的码子是辣椒炒肉。还有猪肝、腰花、芹菜炒肉、干萝卜炒肉、黑木耳炒肉、红烧肉、牛腩、牛骨头、羊杂、炸酱、排骨、肚片、鸡杂等等,细算起来,不下于三十个品种。在岳阳街上,外来开早餐的还有云南过桥米线、津市牛肉粉、北方饺子馆等。

  先说云南过桥米线。岳阳街上先后开过几家,可从没见一家红火过。印象最深的是市一医院东院后面一家,门面装修、里面布置相当有特色,墙上两边,挂着云南十八怪的招贴画,厅内滚动播放着关牧村非常动听的《月光下的凤尾竹》等音乐。那米线分为秀才、举人、状元、榜眼、探花等不同等级。秀才的十块钱一碗,级别越高的越贵。我去品尝过几回,感觉不错,但也不知何故,他们只坚持了两三年就关门大吉了。

  津市牛肉粉在岳阳开的不少,生意也都不错。津市牛肉粉口味重、汤汁浓,牛肉、牛骨头粉都颇受欢迎。在我的印象中,炮台山路口那家生意一直不错。他们那店分上下两层,上面煮,下面吃。客人来了,女老板先问吃哪一种,客人说,牛骨头粉。男老板就大声向楼上吆喝一声,一份牛骨头!不一会儿功夫,一碗香喷喷的牛骨头粉就被装在木盒里从楼上吊了下来。老板在给客人端上桌的时候,往往还会问一声,加不加蛋!那蛋分卤蛋和煎蛋两种,都是事先弄好了的,两块钱一个。我从老一分快三局院里搬到岳阳大道已整整十年了,那津市米粉店还在红红火火地开着。

  北方饺子馆。一般情况下,经营饺子,也经营煎饼、馄饨、稀饭、豆浆之类。在岳阳街上,这类店面不多,但生意看来都不错。我泰山泰水大人来自辽宁,二老擅做煎饼,还有水饺之类,先在炮台山开,因那门面拆迁,搬到了市政府家属区门面,名曰乐都。一做二十几年,乐都成都乐,生意一直好,一些人一大早开了车来,吃了还打包。后因政府建高楼,门店全拆了。时隔几年,还有人打听,那老爷子老太太到哪里去了?我们想吃他们做的饼子,找不到地方了。

截图20190807104634.png

  米粉说了说面条:提起这面条,怎么也绕不开湘阴。湘阴人确实能干,他们的手工面堪称一绝。现在,岳阳街上的湘阴面馆起码在一百家以上,且大都生意兴隆。我曾作过调查,这湘阴面馆中,也有相当一部分不是真正的湘阴人开的。他们说,打着湘阴的牌子,生意就会好做些。当然,也有一些面馆,不打湘阴的牌子,照样做得风生水起。炮台山路口就有一家,叫郑氏手工面馆,华容两姐妹开的,生意一直很好,经常要挤破门。一碗肉末面(粉),六块,辣椒炒肉,七块。我曾经问老板,有没有吃了不给钱的,老板笑答,没有。即使没给钱走人,我们也不找人家要,因为那是他忘记了,第二天或过几天,记起来了,自然又会送过来的。我就想,有这样的老板,怎么还会愁生意呢!郑氏手工面馆旁还有一家长寿面馆,这个没有冒牌,老板姓徐,平江长寿人,曾作知青下过放的。徐老板为人和善,十分低调,做事负责又细心。他特地将汉昌老字号面馆术语录了挂在墙上,如带讯——熟而不烂;轻挑——分量少点;重挑——分量多点;宽汤——汤稍多;扣汤——汤稍少;免青——不放葱、蒜;免色——不放酱油;来原——不要码子、多放原汤。客人一看,一目了然。

  三是味道越来越好。前不久,中央四台做了一期节目,说湖南的米粉成了品牌,深受老百姓欢迎。其实,湖南的米粉也是分地方的。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,长沙黄泥街一家米粉店很有名,我曾慕名去吃过,许多人排着队。老板好“牛”,只开到上午十点就关门,无论你哪里来的,今天吃到没吃到,明天来吧!前几年我去湘阴,朋友带我去滨江路边一家米粉店吃米粉,乖乖,那价格,最贵的一碗粉一百一十元。我只要了一碗牛肉粉,四十元。与老板攀谈得知,他姓陶,曾是长沙下放知青,后来在湘阴成了家,再也没回长沙了,开了家米粉店,生意好的不得了,老板说话间,自豪之情写了一脸。

  岳阳的米粉好吃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我女儿梅梅原来在北京读书,后又到美国,每次回来,第一餐他是不吃米饭的,要吃米粉,一餐吃两碗。临走,还要吃一碗才肯启程。我的恩师元洛先生,每回到岳阳,宾馆里的早餐他不吃,非要上街吃米粉。

  人们常说,早餐要好,中餐要饱,晚餐要少。岳阳人的幸福指数很高,街上每天有好的早餐在等着您,这也是原因之一。

(编辑:聂琳)